设为首页  |  参加珍藏

我的抗战履历

日期:2013-03-01 13:59 泉源:《黄埔》 作者:韦万泽口述 韦肇宁整

字号:  [小]  [中]  [大] 打印本页 封闭窗口


 韦万泽

  我叫韦万泽,广西藤县人,1912年出生,本年101岁。

  1931年九·一八变乱后,我和老婆都还在学校念书。我们从报纸上得知,日寇曾经借机陵犯了我们的东三省,烧杀、奸骗我们的同胞,打劫我们的资源和产业,并狼子野心地哗闹要死亡中国。对日寇的横暴侵犯,我和天下四千万同胞一样,非常愤怒,积极到场游行请愿,抗议日寇侵犯中国的举动。回家后,我便和太公(祖父)说:“现在日寇霸占了东三省,野心很大,看样子要南下死亡中国,为了不妥亡国奴,我身为一个青年,预备相应当局招呼去投军,拿起武器,驱除日寇,保国卫家。”我太公也是行伍身世,深明道理,便说:“外虏入侵,国度有难,没有国就没有家,青年人应该负担起责任,去吧,赶走日寇再返来。”由于父亲外出做买卖不在家,我离别了母亲、弟妹,新婚老婆也含泪说:“你担心去吧,我在家照顾几个老人,早日成功返来,我在家等你”。

  我随身带着一包米饭,从故乡藤县步辇儿十几华里离开梧州,在大南酒家的征兵站报了名。和我同来的七、八小我私家,只要我和别的一人经过了口试稽核,随后便被会合送到广西柳州航空学校,分在高射炮队培训学习。一年后,我被提拔为班长,三年结业时提升排长,分派在云益山原广西大学相近驻防。第二年,日军九架飞机来轰炸梧州时,遇到我军的剧烈炮火阻拦。我卖力指挥阵地防卫的四门高射炮,每门炮七个兵士,日寇飞机先是摸索侦探投弹,见我们不开战,以为我们不敢打,谁知我们接纳高不打、远不打的战术,冷静应战,等日机进入有用射程内,炮手一开炮“砰、砰、砰”几下就掷中日机,它拖着一屁股的黑烟往广东肇庆偏向坠毁了。战役中,山头的松林险些被炸断炸翻,兵士被炸得血肉横飞,几十小我私家伤亡沉重,丧失泰半,高射炮也被炸坏了两门,我头部也被弹片所伤,血流满面,但仍旧对峙指挥剩下的两门炮,又击落一架日机后,我昏迷在阵地上。

  战役竣事后,我失掉下级的奖章和奖金。头部伤好后第二年,我被送入威彩彩票武岗二分校五大队(营建制)片面学习政治文明、战术指挥、密位测绘实际、马队训练以及侦缉、捕俘等十多门课程,三年多军校学习结业后,我被分派到广西三十一军一三一师直属搜刮营任连长,前去湖南侦探日军意向和军力环境。

  1944年中秋节后,我又调到一三一师三九二团任代营长,带兵往桂林市郊的粑粑厂、灵川等地,专门打击日军的防线,以及敷衍日军的侦探,用无线电讯号指挥美国飞虎队轰炸日军的阵地。

  10月尾,桂林守卫战开端后,我带200多兵士的增强连,防卫桂林火车北站,兵士高喊:“兄弟,来世再见!”先后击退十屡次日军猖獗打击,寒冬尾月的桂林又下着毛毛小雨,气温只要几度,守军固然身穿棉衣,但都满身湿透,瑟瑟抖动,一直服从在阵地上。各人吃炒米,用帽子接雨水喝,没有一个兵士畏缩,直到下级关照包围时,我连剩下不到10个兵士了,包围之后就剩我本身和两把驳壳枪了。

  几十年后的本日,我追念起当年桂军兄弟与日寇坚强奋战的景象仍犹如昨天。我们的子女务须要安不忘危,不忘历史,时候连结鉴戒,随时预备扑灭勇于入侵之敌,这才不愧为中华民族的后代。

相干旧事

天下黄埔二维码请存眷微信民众号